广州市越秀区白云路27号之一广东交通大厦南座10楼1002室
传真:020-87565192
电子邮箱:guangdongsjx@163.com

扫描关注公众号

© 2018广东省交通运输协会  粤ICP备09171042号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广州

综合新闻

都说这届高考生史上最难,古人表示不服


来源:
广东省交通运输厅
2020/07/07 16:09
浏览量

  刚出生就赶上非典,高考时又遭遇新冠考试延期。居家复习戴着口罩答题,进出考场都要保持距离……很多人都说,这届高考生是史上最难的。

  其实,高考艰难,自古如此。从隋朝正式开科取士,到清末废除科举,千百年间,进京赶考,一个“赶”字,多少故事,多少煎熬。

  相比于今天的考生们就近考试、交通便利,古代的考生们可没那么幸运。虽然随着朝代更迭京城经常变,但进京赶考的交通方式基本没有变。一路风尘仆仆,不仅非常烧钱,还极为艰险。

  唐朝湖南考生刘蜕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赶考“艰辛路”:

  家在九曲之南,去长安近四千里。膝下无怡怡之助,四海无强大之亲。日行六十里,用半岁为往来程……况有疾病寒暑风雨之不可期者,杂处一岁之中哉!是风雨生白发,田园变荒芜。

  家庭条件稍好的考生一般会租个代步工具,比如唐朝河北考生贾岛。他初次参加科举考试,从老家幽州范阳县(今河北涿州)前往长安,一路上就时常租驴代步。

  抵达长安后,贾岛曾寻访好友李凝,结果未遇,于是赋诗一首。路上,贾岛“选择综合征”爆发,在驴背上一路琢磨:哎呀,是用“推”字好呢,还是用“敲”字好呢?最后听了京兆尹韩愈的意见,留下千古名句:

鸟宿池边树,

僧敲月下门。

  家庭条件差的,就没贾岛那么潇洒了。北宋福建考生龚国隆去京城(开封)参加考试,因为家里穷,路费都没凑够。好在他伯父是个小京官,手头有些“国营饭店”里乘用车马、使用夫役的“驿券”,勉强资助他进京赶考。

  古代考生长期伏案苦读,缺乏锻炼弱不禁风,赶考途中生病在所难免。清朝云南考生刘凤骞就在上京赶考途中生病,还好不算太严重,没有影响写诗抒怀:

廿日无诗病转加,强持斑管咏韶华。

春光满眼花千树,膏雨及时麦四涯。

目注燕京思报国,身游鹿郡叹离家。

甘霖远被吾乡否,回首烟云万里遐。

  进京路途遥远,无论是骑马、坐车,还是走路、乘船,安全事故也时有发生。

  道光二年(1822年),云南昆明考生尹尚廉进京赶考,走到距京城不远的今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时,贪图方便搭乘安平同知周炳的运铜船沿滹沱河北上,船行至新滩时被大风吹翻,可怜这位饱读诗书的才子竟溺死异乡。

 

  进京不易,考试也难。

  光绪十四年(1888年),四川考生丁治棠进京赶考,十二月二十日从家中出发坐船到重庆,二十三日转船前往上海,第二年二月初七终于到达北京,前后历时47天。四月二十六日,他原路返程,七月回到重庆。从离家到返家,一共耗时8个月,而且结果令人失望:

  费银数百,如泥牛沉海,毫无消息。

  读来最令人唏嘘的,莫过于南宋江西考生董德元一次落榜后写下的《柳梢青》:

  满腹文章,满头霜雪,满面埃尘。直至如今,别无收拾,只有清贫。功名已是因循。最懊恨、张巡李巡。几个明年,几番好运,只是瞒人。

  个中滋味,可谓道尽。不过后来董德元如愿金榜题名,殿试时欲点为第一,以有官之故,改为进士第二名,赐“恩例与大魁等”,时称:恩榜状元。

  清朝广东考生林伯桐则没有董德元那么走运。他从27岁一直考到42岁,十几年间屡考屡败,花费了大量钱财不说,还熬白了头。

  不过,林伯桐根据自己多次赶考的经历写了本书,叫《公车见闻录》。书中内容包括如何准备、走哪条路线、沿途注意事项等等,事无巨细、不一而足,从中可以体会进京赶考的苦旅——千里迢迢,跋山涉水,加上饮食、气候、语言的各种不适。

  林伯桐在书中特别提醒老乡,广东人习惯坐“肩舆”(轿子),北方人习惯乘马车、驴车,大家不用担心马车、驴车的安全问题。不过,乘车时一定要选择正规车行。这点和现在是一样的,出行要选择正规的客运班车或出租汽车,不要乘坐“黑车”。

最励志的赶考故事,要数唐朝浙江考生孟郊。孟郊41岁才有机会进京赶考,曾两试不中,写下《再下第》大倒苦水:

一夕九起嗟,

梦短不到家。

两度长安陌,

空将泪见花。

  46岁时,孟郊第三次应试终于登榜,喜不自胜,写下流传至今的《登科后》:

昔日龌龊不足夸,

今朝放荡思无涯。

春风得意马蹄疾,

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 

最后,祝愿今天参加高考的学子们

蟾宫折桂

金榜题名